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“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”,濟公遊本昌,80歲賣房拍戲,為觀眾不忘初心,追求藝術,一生為戲癡狂

安妮 2021/10/13

老藝術家留給大家的都是珍貴的回憶,一個個經典角色百看不厭,不同於現在演藝圈的浮浮沉沉,能踏實一心為演戲的少之又少,似乎片酬和人氣才是最重要的了,而自己的工作品質確是要靠著拿獎來證明,回憶往昔,我們就會發現有所不同。

“我是不走運的演員。”遊本昌經常用這句話來形容自己。30年的演藝生涯中,他充當了79個配角,始終都沒能當一回主角。

他在上戲表演系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,起點已經不算低了。可在劇院這個人才濟濟的地方,他卻無法脫穎而出。他也曾毛遂自薦,可沒有人看得起他。

他就在劇院做雜務,做場務,輔導員,跑龍套,什麼都做,就是不讓自己太清閒。

有一回在臺上表演《兩個手指頭》的魔術,還在說著臺詞的他,突然一頭栽到地上。導演還以為他是在加戲,可是送到醫院去檢查才知道他是因為餓過頭才暈倒的。

由於長時間處在饑餓狀態,營養又不好,還要滿劇院跑,導致肝臟腫大,身形嚴重變形,用手輕輕一按就是一個坑。

用他自己的話說: “要熱愛自己心中的藝術,為它可以付出生命,但是絕不可以愛藝術中的我。”

就因為這種對藝術的執著,他開始了數十年的龍套生涯。為了拍戲,他可以豁出性命。他也曾經為自己五十多歲都沒能演一次主角而著急。

他常常在心裡問自己:“我為什麼來學習表演?我是不是真的適合表演?我到底該幹什麼?”

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,他到鋼鐵廠做煉鋼工人、當爐鉗工,到農村建房、割小麥。一個經歷了磨難的小人物,才是時代的真實寫照。

遊本昌在《大雷雨》這部話劇中演過一個農女,沒有一句臺詞,甚至只有十多秒鐘的出場時間。

可他還是把這部話劇的十九種譯本全部看完,在現實與角色當中來回轉換,將現實中的自己融入到農女的生命中。

他扮演的這個小人物,小得令人發笑也令人生疼。即使是龍套,他也從不馬虎: “沒有什麼小角色,全都是活生生的人!”曾經一次次登門拜訪,毛遂自薦,迎來的卻都是碰壁,甚至碰得一鼻子灰。可沒有想到的是,機會卻悄無聲息地來到他的身邊。

1984年的春晚,遊老在舞臺上表演的《淋浴》獲得了巨大的成功,跑了十來年龍套的他因為這部默劇而成名。他在春晚的表演讓更多的人知道遊本昌這個人,《濟公》的導演張戈就是其中一位。

應張戈之邀,52歲的遊老出演濟公,苦苦等了50多年的主角,他終於等到了。

這個機會彌足珍貴,他沒有十足地把握把濟公演好,於是整天忙著對人物進行構思,總結經驗,睡眠時間不超過四小時。

有一次他在片場聽到導演叫他,他睡眼蒙松地站起來,鞋都來不及穿好就跑過去,導演看著遊本昌的狀態,突發靈感,這就是活脫脫的濟公啊!

遊本昌對藝術的追求到了舍生的程度,所以他常常用“性格演員”來形容自己,演藝生涯中流過的鮮血與淚水造就了他這樣的性格。

他對每一場戲都很較真,因此人們都稱他為“戲癡”。有一段濟公被施刑的戲,遊本昌拍了十二遍才滿意,雖然演員都收了力氣,但拍完之後,他還是疼得幾天沒有辦法坐著。

一次拍吃肉的戲,由於是夏天,前一天買的肉很快就餿了,導演對此毫不知情,看遊本昌的表情沒有任何異常就沒有叫停。直到完成表演,他才把口中發臭的肉吐掉。這一場戲後來也被北影編入教材。

《濟公》留給觀眾的印象,是一部幾十集的連續劇。但其實1985年只拍了6集,加上1988年遊本昌自費拍的兩集續集,《濟公》總共也才八集。

“我的情商真的很低。”這是經歷了諸多磨難,四處碰壁之後的遊本昌給自己的評價。

《濟公》播出後,獲得了電視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功。自此遊老的名聲在大街小巷中流傳,成為人們心目中的偶像。

他也憑藉“ 一半臉兒哭,一半臉兒笑;一半臉兒醉,一半臉兒醒”的演技斬獲“最佳男主角獎”,成為國寶級的表演藝術家。

聲名鵲起自然伴隨著片約的接踵而至。

但奇怪的是,遊本昌只給世人留下唯一一個角色,濟公。原因出在哪裡?出在他自己身上。

當導演帶著他們的劇本和片酬來跟他談合作的時候,遊本昌卻顯得不那麼通情達理了。他不演自己覺得不好的劇本,不去對他來說沒有意義的牌局酒局。

這五十多年來,在“舍”與“得”之間,他有自己的一套標準,那就是良心。

不管片酬多高,只要劇本不過關,他就會拒絕。

很多人因此說他傻,笑話他總是跟錢過不去,其實他很清醒,他只想靠自己的實力去創作對得起人民的作品,而不是靠關係和名聲。

他對演藝事業的熱愛不容置疑,但6歲就出家拜師的遊本昌可能不懂得演藝圈的人情世故。而往往越是不在多餘方面浪費感情的人,就越是深情。

1991年遊本昌正籌拍《濟公遊記》,卻不幸得知妻子患有癌症,他隨即推掉所有的劇本,全心全意照看患病的妻子。

在這四年間,戲沒拍上,甚至還因毀約,得罪了不少人,甚至被導演以“封s”作為威脅,但他卻毫不後悔。

“眼前的人,陪著他吃了這麼多年的苦,若是為了自己的前途“拋棄”了她,實在不是一個男人做的事情。”

什麼該放棄,而什麼又值得珍惜,遊本昌心裡比誰都清楚。

在拍攝濟公之後的三十年裡,遊本昌只有過屈指可數的作品。他也想跟劇中的濟公一樣,濟世為公。他拿什麼來“濟世”?用他的藝術作品。

遊本昌在2002年拍了五十多集的《游先生啞然一笑》,他要告訴世人:“默劇沒有啞。”

結果可以想像,任何一家電視臺都沒有接這部長篇默劇。之後他又自費導演《了凡》。

這兩部劇,把他所有的積蓄都花光了。當問及緣由時,他是這麼說的: “拍默劇是為我而拍,拍《了凡》是為觀眾而拍。”

他並不以功名為念,但也沒有閑下來。

沒有接戲,他就到學校給學生免費上話劇課。有人聽了他的課之後,獲得清華的特招資格,也有人登上國家大劇院的舞臺,還有人走出了自閉障礙。

“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”,他的志向就是藝術。

親友都覺得他可以頤養天年了,可80歲高齡的遊本昌卻賣掉了房子,把錢花在了創辦劇院上。

他去體驗寺院的生活,只為了拍好《弘一法師》。三場《弘一法師》表演下來,場地費和勞務費就高達百萬,但觀眾人數甚至還不超過上臺的演員數。

有一次排練時,意外骨折,醫生看他年事已高,不建議他做手術,勸他在家休養。

他告訴醫生: “作為一名演員,能夠在舞臺上繼續演出很欣慰,如果生命終止在舞臺上,那也是一種幸福。”做完手術的二十五天之後,他打著繃帶繼續站到了話劇臺上。

2013年的《魯豫有約》中,魯豫讓遊老即興表演,能夠輕鬆駕馭喜劇、悲劇和正劇的藝術家,怎麼可能會被“濟公”的形象所束縛呢?

遊本昌面對生活的心態和他敬業的精神一樣值得人們尊敬。

即使沒有活躍在銀幕上,88歲高齡的遊老依舊會通過網路扮演“濟公”,給網友帶來回憶。他還能熟練運用網路流行語,逗得網友哄堂大笑。

遊本昌在面對媒體鏡頭,談得高興的時候,經常笑得樂不可支,大家也都戲稱他是“老頑童”。

他似乎很喜歡這樣的稱呼, “這樣叫也可以啊,我年紀雖然大了,但心態還很年輕,我也是80後啊。”這是一種幽默,也是一種豁達。

遊本昌的社交帳號,給人的印象就是,他就是現實生活中的濟公。

有一次,他出神地望著自己飾演的弘一法師,感慨道:“燈箱裡這人是誰?怎麼可以這麼帥!”有網友就在評論區裡留言道:“就是就是,真的超帥。”

2018年,由他組織發起的“爭當活濟公”活動在網路上流傳。

遊本昌八十五歲時又回到杭州的虎跑公園,在一座寺院前穿上濟公破舊的袈裟,搖著破舊的扇子,唱起了那段人們熟悉的旋律。

視頻發佈後不到一分鐘,播放量就超過了兩千萬,同時也勾起了網友們共同的童年記憶。

為了追求藝術奮不顧身,對自己嚴格要求,對人生卻看得比誰都要透徹,這就是遊本昌。他的人生就和飾演的濟公一樣,是一出需要人們細細品味的好戲。

用戶評論